主页 > 咨询近年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

咨询近年

06-14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928点赞

640浏览

比赛大

拉着大行李总算到达了比赛大,比赛大是在首都突尼斯西北方的沿海城市。在台湾订旅馆的时候,因为不太了解城市结构,所以错订了离市中心有点远的旅馆,看着计程车越开越远心都凉了一半。这座旅馆是个超迷你度假村,由很多栋别墅组成,平常是提供给长住的旅客,而后柜檯给了我一间别墅的三楼房间。

可是瑞凡,这别墅没有电梯。

我只好很悲哀的把行李提到楼上,没想到一打开居然是大房间而且有超级豪华海景,view超好!封面图片真心不骗就是我从阳台看到的景象。由于住客少,环境很安静,唯一伴随的只有鸟叫声和海浪声(对,房间听得到海浪声)。

整个房间看起来就是个套房,有小客厅跟厨房,卫浴分开,最重要的是一晚1500元台币有找。看了结帐单好几遍确定我没住错地方,真的好便宜!后来很烦恼的交通问题只要从入口走到马路就一堆计程车可以招,花40元台币五分钟就能到市中心。我一定上辈子有做好事才误打误撞订到这里,完全值得特别介绍的好旅馆。

我现在正看着这样的美景吃晚餐(晚餐是外带回来的),觉得此地根本天堂,人生真想废在这里算了。

早上拖着行李搭计程车前往车站,只能说突尼西亚处事哲学很微妙。我的这辆车半途居然还载了别人,然后悲惨的多绕一段路,害我被多收钱觉得很傻眼。幸好换算台币金额也不大(约80元台币),也就不想跟他计较了。接下来在共乘巴士混乱的车阵中,终于问到有要去比赛大的车。然后只花了一小时就到了比赛大,车资不到100元台币。

比赛大是个突尼西亚北边的海港城市,是个从迦太基时代(西元前五世纪)就存在的贸易商港,可以说是个一路经过各种统治还能活到现在的幸运之都。突尼西亚从法国殖民独立后也安排海军在这里驻扎,现在就是个平和的港口。规模不大,但风景还蛮不错的。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比赛大港边连接着古老城墙

港口两边的建筑大多是蓝白两色,在突尼西亚的颜色不是很花就是极简。蓝白两个颜色出镜率很高,搭配蓝天有种雅适感。如果往另一方向走,有个整理的很漂亮的运河,让居民可以来这里聊天散步和⋯⋯钓鱼!超多人在岸边钓鱼,这里水都超清澈,跟岸上的髒乱完全不是一回事。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港边餐厅

顺带一提,突尼西亚是个很多猫的国家(西班牙满地都是狗),伊斯兰教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穆罕默德本身也有养猫。猫睡在他斗篷上还宁可不要斗篷也不愿吵醒她。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运河边餵猫的情侣

所以在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猫,只是大多都是流浪猫,还很多都带着小猫。虎视眈眈等着钓鱼的居民钓上了什幺可以分他们一杯羹,不然就是等着游客的食物。要说是猫咪天堂,好像也不太算,感觉是文化的特殊性刚好给他们一个能够生活的位置。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等待钓客钓鱼的猫

这里的人也是很多都用注目礼看着我,只是非常多人都觉得我是日本人。不像突尼斯人还会猜猜是不是中国或韩国人,到最后我都想假扮成日本人了。

运河区的步调很悠闲,完全适合在岸边放空身心灵。以前自助都会尽可能多看东西,但回来后工作变得太忙,觉得每天都在烧脑。来到异国,最想做的事居然是像这样在路边发呆,一整天就绕着港口,慢慢等着时间过去。这一切也因为我比较好命工作上遇到诸多贵人,可以这样任性出国一个月。但有些人要这幺做,很可能除了辞职别无他法。

在首都的时候认识一位从台湾嫁来突尼西亚的J小姐(避免造成她困扰简称J),她说突尼西亚虽然收入水平不高,但处处都是机会。努力赚个几年就能有间房子,1,000万台币就可以在这里买个海景屋。虽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但台湾的血汗程度有种让人看不到未来的感觉,忙了一生搞不好连塔位都买不起。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比赛大港口的水质非常清澈

物价很高(去其他国家超市逛一圈会发觉台湾物价其实很夸张),还有各种奇怪的食安威胁(突尼西亚食安比台湾好),然后还有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你应得的。其实来到国外并不是说会增加国际观,但理解到另一个国家的生活型态,再回头看自己的国家,会突然发现一些原本理所当然的事是如此奇怪,也算是另一种学习吧。

想找车,就要靠眼神

来比赛大最重要的目的,是要前往法令海岬,我来这里追寻的足迹,是大西庇阿带着军队从西西里出发前往北非,原本打算在波恩海岬上岸,但因为误差而误打误撞登陆的法令海岬。随着年代久远地形变化,登陆确实的地点已经消失了,但大西庇阿走过的地方很多都演化成海港市镇,所以打算前往一个叫Ghar al melh的古老小镇(这城镇无法用法语发音),该地有个小港,反正走走看看海岸也好。

有兴趣想知道我追寻的大西庇阿足迹,可以搜寻Scipio Africanus,是打败汉尼拔的人。不过以八卦角度看,一般人可能觉得他不太有趣。

没有多少资料提到小镇如何前往,我是看日本人的攻略(我觉得日本背包客好强),说比赛大Louage (共乘小巴)站可以找到车坐,秉持着路长在嘴上的心态,想说一定可以问到的。

比赛大的Louage根据目的地分成三个乘车处,由于网路没有车站资料,只好一个一个问。结果A站人说要B站坐,B站人说去C点等,如果在台北,就是台汽北站的人要你去京站,去了京站却说要去西门町等车。我整整花了一个小时多在市中心绕来绕去只为了找一部可以抵达小镇的车。后来我不想从京站走到西门町,所以跑回去台汽北站问了另一个司机,好心司机提供一个解法,要我先搭车去一个叫Ras jebel的小城,再转车过去小镇。

这位好心司机看我努力笔记,大概想说好人做到底,就带我去找了前往Ras jebal的车,然后好心司机又用方言交代了这辆车的墨镜小哥司机要帮忙注意我,车子就开往小城去了。

Louage不是投币公车,是拿钱给司机找的那种,可能坐到一半后座的人就开始传钱到前座的乘客转交给司机,而司机也很强的一边飙车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找零,乘客都没人觉得危险,很淡定面对这一切。

45分后来到Ras jebel,寡言的墨镜小哥找完钱后,突然跟我握手说谢谢,带我去找了另一辆车,跟司机说我要到Ghar al melh。刚好车子八缺一,而且他还找了我一直都换不到的汉尼拔钞票,当下对墨镜小哥感激都要漫出来了(尔康调),愿司机好人一生平安。

然后半小时后我被丢到一个路边没站牌标誌的地方。之前在西班牙也遇过类似的情况,那时我超焦虑深怕自己回程不知道如何等车。结果在突尼西亚各种奇葩状况洗礼一星期,已经觉得被丢在路边无所谓了。反正只要太阳没下山都有解决办法,就慢慢地晃进小镇。

小镇有个漂亮的小港连结着大湖,这里有一对姐弟一直缠着我要拍照,他们只说方言,却想凹各种东西。我实在疲于应付,给每人台币20元希望他们留我清净,两个人也识趣的离开了。我看过很多突尼西亚背包客被路人搭讪交朋友的游记,但他们都是男的。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Ghar al melh小镇的小港连结着大湖

但我觉得大多突尼西亚人会对女性保持一点安全距离,很少没理由乱搭话。身为女性在这里学到最大的教训,就是主动搭讪的大部分都怀有目的或想痛宰观光客。但如果请求别人协助,突尼西亚人会释出最大的善心帮忙,就像好人司机一样。

由于海港很美(虽然附近垃圾不少就是了),偶尔几个当地人经过,我坐在古老的城砦遗迹上足足放空好长一段时间。我想能够顺利来到这里一定是有保庇,人生就是这幺奇妙。我最早想要追寻西庇阿的足迹,是九年前跟家人去埃及玩。那时停在一个罗马皇帝仿埃及风格建的遗迹前(埃及豔后自杀后,埃及就被罗马统治了),突然意识到,原来可以跟历史靠得这幺近。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四):伊斯兰教也算是为猫咪留了个位置
当地人防御海盗所留下的城寨遗迹

我就想,总有一天要去看看西庇阿走过的地方。然后因缘巧合下,我在路边看到西语班的招生讯息,然后这一切就开始了。我明明以前是个内向胆小的人,没想到可以靠着对两千年前古人的爱走到这里。

想想也是幸运,第一个自助的地方是旅游观光完善的西班牙,有了西国经验才能在突尼西亚面对各种突发状况。迷路找不到车也比较不会生气,不然我可能三天就想回家了。

回程一样再度遇到各种好人。还刚好遇到同司机,找钱还好心教我分辨零钱。转车回去时,坐我隔壁的人一直很担心我下错站(我整个在louage上睡死),他早我一站下车,还不忘叮咛真的很热心。回比赛大运河旁发呆,还遇到一个家庭分我饼乾一起吃。旅行就是这样,重新认识伪善者,然后再度相信这世界有很多很多的好人。

然后明天要离开我心爱的海景别墅了,真的是目前CP值最高的的地方,要离开超不捨。

相关文章